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基督徒商人陈定川:仆人心怀 正派经营“永光化学”

一个矿工家庭出生的孩子,如何建立跨国高科技企业集团?如今,企业家努力奋斗直至成功的故事并不罕见。但如何以坚定的基督信仰作为极度困难彷徨时的支柱和力量,如何坚持“以爱心来管理公司,帮助员工生命成长”,像仆人一样服务员工,与员工建立关爱、尊重、信任、接纳和承诺的关系,永光集团创始人陈定川通过他的人生给我们讲述了与众不同的故事。


永光化学为台湾第一大、全球前十大染料厂,是日本人于1972年来台设立。隔年公司因石油危机陷入经营困境,股东纷纷要求退股,创始股东之一的陈定川毅然接手买下大部分的股权并担任董事长。这家企业最耀眼的一面是文化内核:“正派经营,爱心管理。”38年以来,实现家族向内下一代完美交班,被传为成功交班典范,两代企业领导者的“固执”坚守,已使永光突破艰难的市场环境,成为备受尊敬的企业之一,其经营历程成为众多企业家的活教材。其信仰虔诚,多年担任教会长老,同时担任全球华人团契的理事长等,致力于改变灵魂。

笃信基督的陈定川凭著信心、毅力与爱心经营永光化学,近年积极将触角从传统的色料化学品,延伸到塑胶添加用光安定剂、医药化学品、电子化学品、奈米材料、化妆保养品等高科技领域。2001年陈定川的二儿子陈伟望由叔叔陈定吉长老手上接下永光化学总经理的重责大任,与父兄携手经营这家“见证神、荣耀神”的企业。

从小家境清寒卑微      

陈定川的祖母和蔼可亲,热心助人,平日巧手做裁缝,又善于理家,颇受乡亲尊敬。“啊!原来你就是阿庄的孙子喔。”每当大人们提到祖母的名字,眼睛总会一亮,脸上堆满笑容,对他特别亲切。陈定川从小就以祖母为荣,心中暗自决定将来要和祖母一样,做个受人尊敬的人。     

陈定川的父母皆不识字,父亲是矿工,收入有限,加上家庭成员众多,家庭经济原本就吃紧,一九四四年海山煤矿发生灾变,陈定川的父亲被落磐压伤脊椎神经,从此无法工作。重伤住院半年,一家生计更显困难。母亲自父亲受伤后就帮人洗衣服、打零工、砍木材、挑东西……等等。年迈的祖母也再度拿起针线帮人缝制衣裳,贴补家用。苦撑一段时间后,仍入不敷出,年纪较小的两个妹妹和两个弟弟只好送人抚养。

年少时的磨难历程

自矿灾后,就读小学三年级的陈定川每天放学后就到山上捡柴、到矿坑捡碎煤,做些零活帮助家计。有几年,家里只剩下陈定川和大弟,看著大哥、二哥小学毕业后就离开家乡出外打拼,让小小年纪的陈定川格外珍惜有书可读的日子。不但刻苦求学,更是品学兼优的学生,颇得老师疼爱及同学的尊敬。

每逢寒暑假,陈定川会在家附近跟著邻家小孩捡拾田中掉落的稻穗。他是当中年纪最小,体力最差,个头也最小的,所以一天下来,只能捡到少许稻穗。然而当双手握着好不容易捡拾来的稻穗时,他体会到努力后的“收获”是一点一滴累积出来的。

小学毕业后,陈定川不再升学,让家人安排就业。他到台北乡亲的小面摊打杂,晚上就睡在路边看管麵摊的推车上。盛夏台北的晚上蚊子特别多,陈定川用麵粉袋套住脚来防蚊子,头却无法蒙住,而被蚊子叮得满脸包。虽“苦”,他仍觉得要比往返推著笨重的麵摊车好太多了,也就不以为意。

到了初秋,连续下了几场大雨,他无法睡在外头,收摊时只好把麵摊车推回老板家。有一天,他推车回去时,没注意前面的下坡路段,煞车不及,结果麵摊车一路下滑,情急之下,急忙用脚阻挡,以致受了不小的皮肉伤,一时无法继续工作,只好回家休养。

腿伤痊愈后,他经友人介绍到一家化学工厂当学徒。应征面试时老板原本想工厂不缺学徒,要他留下姓名与地址,以便日后有缺时再通知。但从陈定川留下的资料中,老板很惊讶他的字体竟如此工整端正,由字观其人,于是当场决定把他留下。当时他的工作如同一小工友,吃住在厂里,从早到晚整天忙于清洁扫地、整理环境、倒茶、搬东西、跑腿……什麽杂事都做,他也总是勤快认真的把事做好。不论从事任何工作,陈定川都抱持“多做一点,多走一里”的工作态度和力求上进的学习精神,备受老板赏识,而能从基层工友,一路拔擢,做到最高职位的专业经理人,奠定日后经营永光化学的深厚基础。

积极向上的求知欲

只有小学毕业的陈定川,虽然无法继续升学,但他力求上进,随时都在寻找学习的机会。1940年代后期,乡间尚有教授“汉学”的私塾。有一次他路过一所私塾,学生正在朗诵《千家诗》。求知若渴的他,向内张望,私塾老师看见了,就邀他入内听讲。此后陈定川定时去旁听,课后帮私塾老师打扫教室环境,抵作学费,一边上课一边工作,觉得日子过得充实许多。

1949年春节,陈定川遇见回家过年的儿时玩伴,身穿校服,领口配著一枚耀眼的徽章,心中充满羡慕。一问之下才得知,对方晚上读夜校,白天工作。这个半工半读的难得机会,让他眼睛发亮,决心重拾课本,投考夜校。由于必须半工半读,他决定学商,认为就业比较容易。靠著小学名列前茅的扎实基础,加上勤学苦读,半年后,他考取了老松商职(北市商前身)。

读夜校的日子,必须从板桥埔乾到台北万华上课,交通很不方便,幸好工厂有一部老爷脚踏车,自然就成为他的代步工具。有时被同学骑走,他只好搭公路局车子回家。由于放学时已晚上十点。那时公路局的车子在九点就收班,于是就从万华走路回埔乾,路上需经过一段没有住家的竹林,同事常吓唬他那里有鬼,每当路过那里时,他心中充满恐惧。有时光复桥(连接台北市与板桥的桥梁)坏掉,修护时汽车无法通行,只好搭渡船过河;若遇到渡船刚好开走,就得等上三、四十分钟,回到宿舍已是夜半时分了。冬天的河边非常冷,每次饥寒交迫、身心俱疲的夜晚,苦等渡船。虽然辛苦,但他一想到有自立更生的读书机会,便觉心满意足。他一直有一个信念:“苦,一定可以撑过去。”难得复学的机会让他格外珍惜,就这样过了七年,他以无比毅力半工半读完成了初商及高商的学业。

陈定川体认到身为矿工的儿子,唯有认真读书,充实专业,才有机会出人头地,脱离贫穷。就在这样坚定的信念下,终于让他有机会从工友升为职员。即使到了军中服役,他也把握任何充实、上进的机会。当时他自行研究大学成本会计,不但认真唸完整本书,还把所有习题都做过。退役后,他回到公司,将所学知识派上用场,赢得老板的赏识,将会计工作的重任交给他。陈定川不负所託在最短的时间内掌握公司年度的盈亏状况,得到上司充分的信任,薪水也跟著三级跳。当年台湾缺乏会计人才,适逢政府鼓励工商界发展国际贸易,于是他到台大夜间部进修国际贸易课程,经过两年苦读,如愿考上淡江大学国贸系。

老板的先修班

半工半读期间,陈定川羡慕西方名家的人生观、逻辑思考、行事作风,同时也在工作中向上海帮干汉城先生、学养丰富的谢明山教授及英籍犹太裔投资人史东先生学习。由于干先生和上海帮的几位老板朋友常会一起用餐或閒聊,陈定川总会在无意间听见他们谈论化工原料的价格高低、员工薪水多少等等,话题总围绕在如何以最少的成本经营工厂。陈定川边听边想,如果我是老板,能够给予员工较好的薪水待遇,员工生活受到好的照顾,也会心生回馈,久之自然能够吸收到优秀的人才。无形间,陈定川已经进入老板的先修班。 

爱慕主道,信靠真神

公司会计助理高太太长陈定川二十岁,是一位很有爱心的基督徒。在高太太带领下,陈定川参加过几次佈道会,对真理十分渴慕,之后他利用军中服役期间,参加“远东归主圣经函授学校”的圣经课程。起初,他认真研读圣经,并没有深思信仰和生命的关连,直到有一天,函授课程的一个问题把他问住了。“你愿不愿意信耶稣得永生?”在反覆思考与逐步认识中,他终于慎重决定要归向耶稣。决志后,他立刻写信给高太太,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几天后,高太太寄给他一本《戴德生传》,让他爱不释手。1958年,陈定川受洗成为基督徒,基督的生命改变了他,成为信心坚定、处事果断的人。

一心埋首于工作与学习的陈定川,从没想要谈恋爱。没想到,有回他盲肠炎开刀住院,上帝竟安排了一位阳光般的女孩走进他的生命。当时吴丽姬是医院里非常有爱心基督徒护士,她亲切服事病人,关心家属,且把大部分薪水用来帮助无力负担医药费的贫穷病患。无私奉献精神,令陈定川大受感动。因为陈定川一直期盼成家后,能把行动不便的父亲接来奉养,而这位年纪相仿,有护理背景又深具爱心的主内姐妹,经过祷告寻求后,确定是上帝所预备的未来妻子。而妻子的家人当时也一致讚赏陈定川正派诚恳、思想敏捷,认真上进,日后一定会成功。于是, 1962年2月9日 两人在台北灵粮堂结成连理。婚后,妻子果然以爱心服侍公公,十年如一日,直到老人家过世为止。

仆人心怀,正派经营

1972年,是台湾经济的一个转折点。在之前的十年,台湾经济以轻工业发展为最主要特点,纺织加工业是当时的重点产业,非常发达,出口兴旺。在弟弟陈定吉的力荐下, 陈定川进入化工行业,首先向弟弟熟识的日本永光化成株式会社社长宫门城洽谈技术合作与投资,顺利得到对方的首肯,由中日七位股东共同出资四百万元新台币,召开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同年成立永光化学。股东们深知他的才能,推举他为董事长,但考虑到自有资金不足,并没有承接这一职务,第一任董事长是张锡勋。次年九月,永光化学正式开工。10月,第四次中东战争爆发,石油输出国组织为打击以色列及其支持国,宣布石油禁运,引发第一次世界石油危机。由于担心物资紧缺,永光化学首批染料被抢购一空。

1974年年初,工厂经营情况急转直下,销售出现困难,并有客户要求退货,公司财务陷入困境。股东们在增资100万元新台币后,很快使用一空。董事会再次提议增资100万新台币,陈定川率先拿出增资款,但其他股东对公司经营的信心出现巨大滑坡,增资迟迟不能到位。“工厂早期,产量质量还不稳定,便宜一两成也卖。”陈定川回忆起当时的情况时说,最难的是没有多少资金使用。永光的竞争对手很多都是国际大厂,一家与永光化学竞争的台资化工公司,工厂规模已达到1.2亿元新台币。

当年8月,永光化学进行改组,陈定川接任董事长,资本额增到750万元新台币,他出资100万元新台币。改组不久,原董事长张锡勋要移民美国,向陈定川提出退股,并称只退还本金即可。再三挽留不果后,陈定川询问其他股东是否愿意承接这部分股份,结果没有人愿意接盘。陈定川不得不考虑自己来接盘,但那些资金对他来说不是一个小数目。

有朋友为他出主意“打折收购股份”。因为这件事陈定川向神做祷告,求神指引时,心中得到感应。最后决定不仅不打折,还按面额收购,加计银行利息。朋友直呼陈定川“头壳坏掉了”。在别人看来不可以理解的还不只这件事,吃回扣、请宴席等商界的灰色游戏参与,各方都心知肚明,但到了陈定川这就变成了明令禁止的项目。他要求员工不能支付回扣、不能带客户去不正当的场所等。

“喔,换一个基督徒来,该赚的钱却不赚。”有股东这样抱怨。正派经营的做法引起一些股东相继退出,陈定川想尽办法引入新股东,同时将自己参股的另一公司的股份出让,转而买下永光化学其余的股份,持股数量超过了半数。新的股东们都支持陈定川,剩下的就是做好经营。做职业经理人可以不用考虑资金问题,一旦做自己的事业,就要考虑所有可能的情况。之前的打工经历,陈定川坚持“即使是最小的事,也尽心尽力去做。”得到每一位相熟的人的信任。承担永光化学的事业,陈定川的谨慎程度更是超过以前。

“1972年?1980年,是公司经营最困难的时期。”陈定川说,公司资本金极少,做每一项决策都要反复考虑,并向上帝祷告。在办理原料进口,向银行贷款赎单时,需要有人保证背书,没有人愿意做这种只有风险没有收益的事。多亏了昔日的老板干太太和蒋先生百般支援。市场方面也十分困难,甚至需要挨家拜访客户,陈定吉为了赢得一家客户的“试用”而不是大量采购,前后六次登门拜访,才获得成功。

初创时的永光化学,客户基本都是小公司,生存态势并不乐观。陈定川因为有一个身份是国际基甸会分会长,他有机会认识华国化工黄总经理,将自己公司的客户与华国化工的客户做了一番全面分析,得到对方认同,双方约定“不做市场价格的破坏者”。其实,这从某种意义上,增加了永光化学的生存机会。

即便这部分小公司客户,永光化学还要以低于市场价一成的价格销售,经营之难可见一斑。为了获得业绩增长,陈定川几经思考,引入了“当备胎”的销售策略。台湾市场的染料还多靠进口,缺货情况经常发生,陈定川提供染料供他们试用,可以暂时不买,万一缺货可以应急使用。经过一段时期的磨合,永光化学的口碑建立了起来“价格便宜,质量不错,服务周到,供给稳定”,市场终于“芝麻开门”。

陈定川太太吴丽姬想起那段时光时说:“讲到不好的,他会说‘到此为止’。”为了保持旺盛的战斗心态,陈定川从不听消极的或者没有营养的“唠叨”。太太与他同心合一,了解他的压力和想法。“有人问打断你说话会不会生气,不会啊,我讲的话没有营养。”吴丽姬笑笑说。

平顺的日子其实也没多久,到1978年12月,受美国与“中华民国”断交影响,台湾社会出现移民潮。吴丽姬考虑移民,陈定川选择在台湾经营事业,两个儿子——读建中的陈建信、读国中的陈伟望恳求与父母“一起留下来”,移民念头打消,全家都留守。但困难马上就到来了,因为市场情势不明,工厂选择了压缩产能,永光化学预计会出现1000万元新台币的资金缺口,解决不好,永光化学就会倒闭。

“真的要放弃坚持多年的原则吗?”陈定川这样问太太吴丽姬,也是在问自己。“不要放弃。”吴丽姬坚定的鼓励他。每天3次,吴丽姬跪在窗前祷告,希望神赏赐,为他们开路。“上帝能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以弗所书3章20-21节),吴丽姬相信她的祷告神是听见了的。在有人撤离的时候,也有具有远见的公司入驻。新加坡发展银行计划到台湾开设分行,为了拓展业务,曾向陈定川询问是否贷款需求,并顺利的完成了1000万元新台币贷款流程,永光化学的困境得到了解决。 

永光化学终于健康良性发展,但陈定川的身体却因多年的劳累极度疲弱。一觉醒来,竟不幸中风。那一次,他第一次落下泪水。“难道神要我这样结束事业吗?”也许神只是让他休息一下,中风并没有给他带来严重的后遗症,手脚不动的状况很快康复,唯一能看出他曾中风的表像是他写字过多时会发抖。

鼓励创新和突破

为了不断开发新产品,陈定川辗转请来日本业界知名技术人员,联合台湾学界资深人士一同改进工艺技术,产量质量稳定、品种增多。永光化学在台湾市场开始成为举足轻重的一员,成长速度和质量被人看好。台湾最大的工业银行——中华开发工业银行对发展潜力巨大的永光化学,投来了橄榄枝,希望能进行投资。

1988年12月27日,永光化学挂牌上市。随着牛市的升温,一张面额1万元新台币的永光化学股票涨至34万元新台币,作为台湾染料业上市的第一股,成为名副其实的明星股。“上市是一个转折点,名利双收之后,是松懈下来享受一下,还是去挑战更高的目标?”陈定川说,享受的心和事业心是此增彼减的。他面临的是要不要挑战,还是到此为止。他再一次向神祷告,得到的指引是继续挑战。他下定决心,向高处走,向高科技走。“神赐给我力量,我就敢挑战。”

1990年,正值台湾当局开始检讨80年代发展高科技园区的经验教训,积极改善经济发展环境,提出对产业结构的转型和升级,增强对科技产业的引导。陈定川也适时提出了永光化学向高科技产业转型的计划,得到了股东们的赞同和支持。 永光化学先后进入到特用化学品(光安定剂)、医药化学品(原料药、中间体)、电子化学品(ICPR、光阻剂)、奈米材料(溶胶渡膜)、再到碳粉等。一个庞大的产业蓝图就这样一一打开。 以光阻剂为例,永光化学将自有团队和外援团队相结合,进行原始技术积累。“最初的技术是台湾工业技术研究院(工研院)转移过来,还比较粗糙,距离实际应用还有很大差距。”陈定川说,当时工作的方向分三大块:技术、团队和产品试用。 

最大的困难其实还是市场,“没人敢试用”。最后,还是一位朋友答应先试用一下。“没有经过试用,是不知道产量质量是否已经达标了,不知道好坏就没法做市场。差一点点都不行,配方不断调整,要让各项指标完美一致。”陈定川说。 基于永光化学对科研的长期投入——每年营业额的3.5%以上的费用投入到研发中,永光化学连续三年获得企业公民奖,2009年获得台湾当局颁发的“国家发明创作奖”等,台湾国际发明得奖协会会长吴国俊十分佩服陈定川长期对研发的投资与贡献。 

2009年12月17日下午,陈定川在台北国宾饭店国际厅“2009台湾杰出发明家博士学士授证典礼暨2009亚太区企业领袖风云奖表扬大会”上,获颁“2009亚太区企业领袖精英奖”并接受美国Golden State University 颁发荣誉博士学位。2009年,永光化学各项事业年度营业收入均保持在50亿元新台币以上,营销网络遍布大陆、美国、荷兰、土耳其、宏都拉斯和香港等五大洲、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www.christiantimes.cn-图片2.png 



父子两代完美交棒

37年的奠基之旅,陈定川的头发早已染上一层岁月的华霜。75岁,也到了停下来走一走的年纪。而三个孩子均已成人,饱经历练,将成功和荣耀传棒给下一代变为他的责任。2009年6月15日,正式将永光化学董事长一职传给长子陈建信。在女儿陈如爱心里,父亲早早就为事业传承做了准备。陈建信读建国中学二年级的时候,就想着要效法史怀哲行医济世,当他从高雄医学院医学系毕业后,就从长庚到马偕等医院,一步步从最基层的实习医生做到宏恩医院副院长。期间曾多次询问父亲可否向管理方向发展,陈定川鼓励他集中心力在医学界有完整的历练。

在陈建信的履历表上,1988年,高雄医学院医学系毕业,开始做实习医生;1990年,进入马偕医院接受内科住院医师训练,于1993年考取内科专科医师资格,两年后顺利考取胸腔即重症专科证书;1996年,哈佛大学攻读研究生,一年后取得公共卫生硕士学位;1997年,返台后受邀担任台北宏恩医院副院长。这份履历堪称完美。

陈如爱在整理父亲的文稿时看到他1996年的一篇日记,当他得知建信收到美国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研究所的入学通知时“高兴得流下泪来,离开座位进后面的小房间,跪在地上向神称谢:‘主耶和华啊,我是谁?我的家算什么?你竟使我到这地步呢?主耶和华啊,这岂是人所常遇的事吗?’”父亲满心感恩与敬畏。

在陈建信担任台北仁爱路宏恩医院副院长时,有心去偏远地区服务,得到了陈定川的积极支持。1999年,陈建信举家迁至埔里基督教医院,为9.21大地震承担了繁重的救灾任务,受到了当地人的信任和欢迎。陈建信以新约马太福音25章耶稣“按才干受责任”做比喻,天国的主人按仆人不同的才干,给予不同的责任。期许自己按主所给的才干恩赐和机会,做上帝忠心良善的管家。

2001年,陈建信在家庭退修会中,认真思考是否回到永光化学。当他读圣经,看到久居他乡的雅各布向上帝许愿说:“使我平平安安回到我父亲的家,我就必以耶和华为我的神。”(创世记28章21节)这句话深深打动他的心,他知道这是上帝给他的启示,而决定回到父亲身边,传承事业。

“父亲从来没有要求我回公司,这是神的带领。”陈建信欣然接受这样的改变。2002年7月,陈建信举家自埔里搬回台北,回到永光化学,他的第一份工作是董事长特别助理的职位。2003年,陆续接任永辉投资、荷兰永光、伊寇生技、香港永光、新加坡永光、美国永光及全通科技等集团子公司董事长职务。2006年,担任永光化学副董事长。“感谢神赐我有机会担任永光化学董事长的职务达35年,并顺利传承给长子陈建信。有人愿意接棒让我能交棒,是神的恩典,把棒交给比我能力更强的人,将永光化学朝更好的方向发展,让我很欣慰。”

“因为建信是神特别拣选的神国度的人才,从小就能自我要求,从幼儿园开始就会把书包整齐放好,每晚睡前会巡视门窗是否关好,每天很早起床去上学,求学经历中也自发不让父母操心。带给我极大的喜乐,还让我有机会担任建中的家长会会长、参加世界顶尖学府哈佛大学的毕业典礼。”陈定川说。让陈定川欣慰的是,陈建信在准备接班过程中虚心学习,对公司的愿景、定位、企业文化和核心价值,都了解和认同。“相信以神赐给他的恩赐和智慧,必能将永光公司带向更高的境界。”

他以圣经“那以公义治理人民的,敬畏神执掌权柄,他必像日出的晨光,如无云的清晨,雨后的晴光,使地发生嫩草。”(塞缪尔记下23章2节)作为送给陈建信的祝福。期望陈建信董事长依靠全能的神,心存谦卑,以耶稣为榜样,用仆人心态领导团队,共同努力,把永光集团带向充满光明和希望的跨国企业集团。

在交棒前的一个月,永光化学的五大事业均实现盈利,2009年实现盈利近4亿元新台币。青出于蓝的是,2010年前六个月,永光化学实现净利就超过4亿元新台币。“他们很能干啊,交棒就很放心了。”陈定川悄悄说,要鼓励他们,做个快乐的爸爸。

新一代经历风雨10年

即便永光化学的员工也能感受到两代人管理风格的不同,新一代——董事长陈建信、总经理陈伟望更加敏锐、迅速,善于捕捉商业机会。在展望2010年时,陈建信回顾了过去的十年。“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过去了。在这十年间,我们共同经历了许多人类历史上的大事。例如:2001年的9.11事件、2003年SARS、接下来的禽流感、世纪金融海啸等重大灾难。然而,我们可以有不同的看法,我认为我很幸运,因为我不仅能参与在这些历史事件中,更幸运的是,我能安然度过了。正如当年的9.21地震,我曾经成为灾民,但也因此我的生命更丰富。”他说,幸与不幸,全在一念之间。不同的眼光,对人生会有完全不同的体会。

陈建信乐观豁达的性格完全是承接了父亲的基因,也同样有父亲的冷静分析。陈定川将永光化学的企业文化喻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过一个正面的人生,是我人生主轴;做对社会有更大贡献的事,是我的信仰和人生目标。”他说,这两点也构成了永光化学的核心文化:“正派经营、爱心管理”,从陈定川任董事长,永光化学不送礼、不请客,也曾导致股东非议,甚至逃离。曾有一位大学教授到永光化学开会,看到经营原则后问:“这是谁定的?”“我们董事长。”“你们董事长怎么这么笨啊,全是绑自己吗。”也有朋友曾当面质疑,“爱心管理,是自己绑自己。”陈定川说:“我爱你们,并不是为了回报。将上帝的爱传递出去,我也很愉快啊。”

没有人敢模仿永光化学,将爱引入企业文化中。陈定川认为,上帝就是爱,上帝爱他所造的子民,把上帝的爱传递出去,上帝就喜悦。“我的目的是告诉人们,上帝爱你。所以我们没有困难。”这种正派和爱的做法,吸引了志同道合的人。很多合作伙伴就是因为永光化学正派,才愿意与之合作。在国际大厂的眼里:“永光化学虽然不是最大,价格也不便宜,但员工素质最好、工作最认真,交给永光让人放心。”此外,永光化学的员工也在这种爱的文化中受到感染,拿的薪资不是同业中最高的,但心里是快乐的、有价值的。在永光化学,没有派系、没有责备、没有背景,只有自由发挥。即便陈定川有意培养的陈建信、陈伟望也都经过长期培育,一步一步走上来。

“建信在医院当医生收入颇高,相较之下,到了永光才拿不到半数的薪水,他是牺牲了。”陈定川说,回来的原因之一是公司的企业文化。虽然在这里工作辛苦一些,但有更大贡献。这个文化核心吸引了一大批高素质人才,永光化学有30位博士,170位硕士,500名本科系大专学历员工,他们凝聚在共同文化氛围中,努力工作。永光化学台北总部有8个员工社团,工厂里更多。就像大学一样,登山、篮球等社团都有,鼓励他们做自己喜欢做的。对新进新员工,进行教育培训,固定课时。员工们每天都在改善、在进步。当其他染料业同行做不下去的时候,永光化学依然很好。“说明我们的管理是正确的。”陈定川说。 

是信仰造就了永光化学,并继续成就着这家公司的管理者们。陈定川在谈到信仰时说,信上帝得永生。“这让我的心能定下来,有事就尽力做。带着喜乐去上班,遇到困难有上帝在帮助解决,也就没有了困难。还可以祷告,求神指引。”他说。太太吴丽姬则说:“这个过程是享受上帝的爱,不然会很焦虑。”已经相伴四十七年,吴丽姬总是给他正面的鼓励,在他辛苦时,甚至会禁食为其祷告。有父母的言传身教,陈定川的三个孩子,陈建信、陈伟望、陈如爱都成了基督徒,生活就是信仰,信仰变为了生活。

耶稣说:“我来了,是要叫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约翰福音10章10节)陈定川依圣经真理经营永光化学,他以服务的心怀,提供员工一个可以发挥的舞台,他像圣经中所叙述大卫国王不忍心喝下三位勇士冒着生命危险,取来的水,他不愿同仁因“拼命”工作,而牺牲个人健康与家庭生活。

他带领同仁挑战高科技产业,一方面为增进人类福祉,一方面也要让同仁能尽其在我,大展长才。往往同仁在他的关怀与激励下,从内里发出“我愿意”做得更好、付出更多的心;他们倾其所能,同心协力,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称誉国际的佳绩。为爱,陈定川以信心带领永光同仁挑战高科技事业,成就一个跨国的高科技企业集团,代代传承,永续经营。

以上资料来源:《全球华商名人堂》、《永仰荣光I》(荣神出版)、《往高处行》(中国生产力中心出版)、GOOD TV真情部落格。
鲜花
鲜花
握手
握手
雷人
雷人
路过
路过
鸡蛋
鸡蛋